真的没想到,你们对工业设计的误会如此之深

2019-08-08

有一天,我问了身边的朋友一个问题。

如果要你用一种颜色去形容工业设计,你第一个想到的颜色会是什么?

有人说,是灰色。

有人说,是白色。

也有人说,是黑色的。

提到工业设计,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冷色调。

好像在大多数人的眼里,工业设计,就是冷冰冰的一堆铁块。

但其实,工业设计,也是有温度的。

那到底什么样的设计才是有温度的优秀设计呢?

著名德国设计师Dieter Rams就曾提出过优秀设计的十条准则,其中的三条尤为重要。


好的设计是诚实的

日本有一位工业大师叫柳宗理,他的设计通常都是我们生活中最常见到的东西:公交站亭、椅子,甚至还有勺子。

柳宗理

他游走于日本各地,了解当地人的生活,在民间工艺中看到了生活的真谛和人性化的重要性。在此基础上,他将生活和人性融入到作品当中。因此,也成为了日本工业设计第一人。

他认为“美是有用的,但设计不需要纯粹为美感,功能绝对排在首位”。

就以他作品中最受欢迎的蝴蝶凳来说。


蝴蝶凳

蝴蝶凳顾名思义,长得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。

凳子中减少直线条的出现,几乎都是曲线。避免了直线的僵硬,使凳子变得更加柔和。轴心将两片一模一样的压膜夹板连接在一起,下部用金属螺丝和金属棒加固,形成一个终极稳定结构。

既能经受得起重物,又耐用。同时,经典简洁的造型也赋予了这款凳子不过时的优点。

但如果你认为柳宗理的作品仅仅如此,那你也太小看工业大师的功力了。

其实柳宗理的作品能站稳第一的位置,他对作品的“较真”也是很多设计师望尘莫及的。

为了给使用者最直观的体验,他坚持使用最本真也最贴近作品的方法——以“手”设计。


柳宗理正在以“手”设计的照片

手同样是身体中最诚实的部分,对于物品的触感来说,它最直接也最敏感。

用手感体会、用手感思考、用手感修正。如果手感上有一丁点的不舒服,则要马上进行修改,即使是修改几百几千次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的设计时间通常要长达一两年甚至更长。

但大家愿意等待柳宗理的作品,因为,诚实的设计,值得等。

这样的设计,诠释了设计师内心的温度。


好的设计需要“魔鬼在细节”

说到设计,有一位不得不提到的大师,他就是现代主义建筑大师——密斯·凡德罗。

密斯·凡德罗


当他被要求用一句话概括自己成功的原因时,他说:“魔鬼在细节”。

他认为不管你的建筑设计方案如何恢弘大气,如果对细节的把握不到位,就不能称之为一件好作品。

就以他设计的经典建筑之一——图根哈特别墅来举例。


图根哈特别墅外部全景


整座别墅只有一种颜色,那就是白色。窗户整体采用大块的落地玻璃窗,直接感受阳光带来的舒适感。

别墅的内部看起来也没有太多的装饰,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件家具和雕塑。

看起来非常简单,但其实这里面饱含了很多师密斯·凡德罗的精妙设计。


图根哈特别墅内部一览


墙体用大理石花纹筑成,提高了整座别墅的格调。但是花纹选用的也是最简单,避免让人产生眼花缭乱的观感。

地毯和座椅也选择了最简单的造型、最舒适的材质,让眼睛和身体都可以得到适当地休息。

旁边摆放的雕塑也没有进行过多的雕刻和修饰,最原始的艺术反倒是最能触动人心的。


图根哈特别墅内的椅子

就连椅子的摆放的位置都是不能疏忽的,摆设位置的不同同样会影响感官。

就如密斯·凡·德·罗自己所说——“细节是上帝”。

细节决定成败,这句俗语在设计界中也绝对实用。

细节的温度,是最能让人感到惊喜,也最让人心动的。


好的设计是尽可能的无设计

有人可能会提出疑问,设计就是设计,这句话不是自相矛盾吗?

其实无设计并不是说不设计,这中间省却了两个字,“无负担设计”才是无设计的正确解释。

这就需要设计师高深的功力,以人为本,洞察使用者的感知系统。

前文提到的德国建筑师密斯·凡德罗也曾说过:“少即是多”。

负担越少,使用者对产品的完美感触则越多。

德国设计师康斯坦丁•格里奇的设计风格就非常地推崇极简风与优质体验感的相互结合。


康斯坦丁•格里奇照片

他的作品一向纯粹又严谨,对于他的作品,人们既可以感受到设计的精妙,又能感受到他的作品带给使用者的极度舒适感。

就像下面这几张出自康斯坦丁•格里奇之手的椅子,看上去十分的简单,但又跟普通的椅子是那么的不一样。


康斯坦丁•格里奇设计的椅子

椅座不像普通椅子是平直的,而是做成符合人体工学的弧度。椅背直接做成了弧形圆柱,既可以减少腰部的负担,也可以增加手扶椅背时的舒适感。

四个椅子腿的长度也随着座椅的弧度有所不同,既稳定又美观和谐。

但康斯坦丁•格里奇的简约也不是随便几分钟就完成的,而是从繁杂的程序中探索出来的。

他的每件作品都经过了千百次的实践和改善,比如他的ChairOne,就经过了三年时间的锤炼。


康斯坦丁•格里奇设计的“Chair One”系列

也正是因为他的极简设计理念和对作品追求极致的精神,也使得他获得了国际上不少的认可。

即使是极简风设计,也是有它独有的温度的。


无负担才是设计的终极要义

著名设计师 Don Norman曾在他 1993 年出版的著作《日常的设计》中就提议过,“设计应该是人类提出,科技服从”。

手机是我们生活中最常接触到的科技,它也成为了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“设计”看起来不是厂商或消费者关注的手机特性,但当手机有了“设计”,我们才突然发现,原来手机也可以是有温度的。

那些惊为天人的“鬼才设计”,无一不是遵从了这一原则而成为时代经典,一加7 Pro正是这样一款“服从于使用者的手机”。

“产品是与人产生关联的事物,优秀的工业设计应该给人无负担、轻松自在的感受。”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深谙产品设计的终极要义。他提出的“无负担”产品理念意味着, 剔除华而不实的装饰,将更多的精力倾注到对做工和细节的执着。手机里面没有广告,不做无意义的预装,真正从功能出发帮助用户解决问题,不靠过多地“炫技”来增加用户负担。

而这种“无负担”的产品理念被贯彻到一加7 Pro的每一个细节之中。

首先是环绕机身的曲线设计。

高迪说曲线是属于上帝的,而一加7 Pro,不仅运用了四曲面屏幕,手机背部的流光弧面造型也对曲线致以了最高的敬意。

著名建筑设计师贝聿铭老先生也说过:“让光线来做设计”。一加7 Pro 完美的曲线造型,正是通过光影的效果去判断的。

为了保证手机能呈现出最完美的光影,一加的工程师在调整手机中框和背部弧度时,每两度就要做一个模型,就这样一个个角度去尝试,最终才找到了那条完美的弧线。


此次,一加7 Pro推出了三种颜色:星雾蓝、曜岩灰、皓月金。而为了与光线进一步互动,镀膜工艺从单次镀膜变为双向双次镀膜,使得曜岩灰在光线下更加灵动、丰富。


精心制作的弧面组合让一加7 Pro顺滑得仿佛没有尽头,极致简约又让人难以忘怀。

这种感觉是可以感受得到的,因为产品是诚实的,在你握着它的那一刻,“它会自己说话”。对工业设计保持诚实,是尊重一个产品本来应该有的样子,而不是用很多“炫技”。

诚实的设计会完美服务于产品功能,体现产品本身。就像一加7 Pro的四曲面设计,它让手机在视觉和握感上依然纤薄,即便长时间握持也依旧舒适,仿佛和手掌融为一体。

始终围绕使用者的感官体验进行视觉打磨,是一加手机ID设计的首要法则。

因此,对一加而言,视觉设计并不是设计的全部,在触觉上,一加也为使用者诠释了“可以感知的美”。

作为行业内,第一个将“手感”引入大众视野的品牌,一加对后盖材质的手感有着极高的要求。

从去年开始,一加就在手机后盖引入了玻璃表面化学蚀刻的特别工艺——通过纳米刻蚀去赋予后盖玻璃一种特殊的质感。而这种独特的 AG 玻璃工艺,在一加7 Pro 身上再次升级,通过用整整一年的时间去调整玻璃表面的雾度和细腻度,让手机后盖在朦胧中保留了玻璃的通透和深遂感,实现“丝滑”的感受,就像在抚摸一匹质地精良的绸缎。

除了这一切外在的细节拿捏,一加7 Pro所倡导的无负担,还体现在日常的交互当中。

一加认为无负担的交互体验,应该体现在手机的反应能如你所想,不被任何的卡顿或者不流畅打扰。

而为了实现这样一种“无负担的快”,一加7 Pro采用了最顶级的骁龙855处理器,全球首个90Hz 2K+ AMOLED全面屏,以及UFS 3.0闪存。这样的顶尖配置为轻快流畅提供了基础,再结合简洁高效的氧OS系统,一加7 Pro确实有底气说自己将轻快流畅推向一个新纪元。

而最难能可贵的是一加能在产品中,纳入“器具”与“人”之间的新关系。而这层关系中的去繁就简,是一加对生活的思考。

刘作虎在一次演讲中提到,他花了99%的时间去打磨细节。这里的细节,更多的是一加手机在对生活极致洞察后不断做出的“减法”。

7 Pro新增的“禅定模式”就是一加对极简设计哲学的集中体现——下拉菜单一键开启后,除了紧急呼叫、接听来电,手机不能进行其他操作。你的手机只在被需要时迅速响应你的需求,除此之外它并不过度入侵和干扰你的生活。

在手机厂商纷纷想要霸占用户时间的当下,“怎么样让用户用起来更幸福,真的回归到家人和朋友。”是一加对手机最淳朴的思考。

就像柳宗理说的一样——“美是一种对爱用者表示感谢的标记。”

而“无负担”就是一加对“美”最完整的诠释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0574-83876742